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扯白糖印象  

2007-12-18 09:55:45|  分类: 平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炎炎夏日,无以消遣,午睡醒后,正在书房泼墨挥毫,清心降暑。画意正浓,忽闻耳畔传来一声悠长的叫卖声:“卖……扯白糖……有……扯白糖好卖……”叫卖声抑扬顿挫,此起彼伏。自己的思绪也不由得随着叫卖声,淌入记忆的长河中……

在童年的记忆中,扯白糖可以说是当时最美味,最令人向往的零食。小时候,每过一段时间,总有一个换废旧物品的货郎,挑着担子,从家门口吆喝过。虽然现在对他的吆喝声已有些淡忘,但对他的担子及担子上的东西——特别是扯白糖,至今仍记忆犹新:担子两头各一个大箩筐,用来盛换来的废旧物品;箩筐上面是两个大木盒,一边放的是一些针线钮扣类的小杂货品,每一种都用小格子格开,上面盖上玻璃;另一边的箩筐上,放着的就是我们最爱吃的“扯白糖”,用透明塑料薄膜盖着,一般的孩子都经不起它的诱惑。

每当这个换废旧物品的货郎的吆喝声,在门外响起时,我和弟弟便会迫不及待地在家里找起废旧物品来。而且找得是相当地仔细,不会放过一个旮旯。但尽管如此,每一次我们的收获总不会太大,因为当时对于一个农村家庭而言,差不多没有没用的东西,什么东西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样在用的。因此许多时候,由于经不起扯白糖的诱惑,我和弟弟只能找一些还在用的旧物品,去换扯白糖。当看着货郎拿起凿子和小锤子,开始锤扯白糖时,那发出的“叮当”声,可以说是童年记忆中最渴望听到的声音,也是最美妙的“音乐”。因为“叮当”声过后,就可以吃到甜甜的、粘粘的“扯白糖”了。

吃糖的时候,因为舍不得,一般我们都不去嚼它,只是把它含在嘴里,慢慢地吮,美美地品,让它在口中自然地含化。但因为我们换糖的不是家里的废品,所以等爸爸妈妈找不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场属于我们兄弟俩的暴风雨,也随之而来。“乐极生悲”——说得一点也没错。也正因为如此,我对记忆中扯白糖的印象也就更加地深刻了……

“卖……扯白糖……有……扯白糖好卖……”越来越近的叫卖声,又把我从记忆的长河中拉了回来。此时叫卖声似乎已在自家门口。(现在想吃扯白糖当然不用废品换了,只要花钱买就行。)赶到门外,拿出一元钱,卖糖人拿起凿子和小锤子,悦耳地“叮当”声再次响起……

 

2006年10月24日星期二零点草于九曲轩

 

(诗歌)童年,永不褪色的记忆

作者:笔墨鱼

不管曾经是何等的穷困

何等的平淡

甚至记忆深处

儿时,没有

一本完整的书籍

一件像样的玩具

 

虽然

如今天自立成家,开了小车……

但,灵魂深处

仍然对那段

住着老房,打着赤脚

偶尔父母给我们一两毛零花钱的

儿时生活

充满着深深地眷恋

 

童年——

心灵深处永恒的栖息地

 

(这是好友笔墨鱼,看了我的《扯白糖印象》后的留言。我读了觉得很美,像诗!不,应该说,这就是诗!)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