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二舅舅  

2013-05-24 14:58:10|  分类: 那人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舅舅

我有五个舅舅,现在我想说的是我的二舅舅。

二舅舅曾经是个军人,在军队呆了十多年。那时候,每逢过年,大队(村)里都会送来印有“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字样的花纸。每次外婆拿到这些花纸后,总会把它贴在家里最显眼的墙上。而那些过期了的花纸,即使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外婆也总舍不得揭下来。“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小时候,自己每当看到这些花纸,心里总会涌起一种自豪感。而这个参军的二舅舅,自然而然就成了我炫耀的资本,总会在小伙伴面前说:“我二舅舅是解放军,他还有手枪呢?”每次,小伙伴们都会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当然也有不服气的伙伴,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回答说自己的谁谁,也是干什么的。童年,我们总有花不完的时间,一有空,一帮小屁孩就聚在一起,相互吹牛,满足各自的虚荣心

那时候,二舅舅常年驻在部队里,要几年才回家一次。记得有一次他回家探亲,特意给我买了一包奶油糖,估计有一斤。那时候弟弟好像还没有出生(至少还不会跟着我跑来跑去去玩),所以这些奶油糖都是我一个人吃的。要知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大约1980年左右),一斤奶油糖对于一个农村的小孩子来说是一笔多大的财富。用欣喜若狂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毫不为过。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但一回想起童年时二舅舅给我的那包奶油糖,心里还是会泛起阵阵甜意,而他刚回家时,我在石板路上,屁颠屁颠地追上去叫他二舅舅的画面,至今仍记忆犹新。但可惜的是,这是二舅舅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的全部,这一斤奶油糖也是至今为止,他唯一给过我的东西。

二舅舅转业后,好像进入柯桥镇政府工作,家也安排在柯桥镇上。说“好像”是因为二舅舅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提起他的工作单位,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偶尔换了单位,我从来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或许他是担心我们有事要去麻烦他这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那到也是,我师范毕业分配工作时,曾经就有想去麻烦他的念头,希望能够分配到好一点的学校——毕竟所以亲戚中,只有这个二舅舅在政府部门工作。记得1998年我参加工作那会儿,一次双休日去他家走走。舅妈和表妹芳芳在家,舅舅不在,舅妈说舅舅要中午才回家吃饭。到吃饭时间,二舅舅回来了,但进门的第一句话是:“你来干嘛?”我被他这么突然的一问问得不知所措。接着他又说:“我们柯桥的老师,双休日都是很忙的,都在家里备课、改作业。你难道不用备课吗?”我又被他问得无言以对。看着他那张板着的脸,心里有的只是委屈与愤怒。作为外甥,难道舅舅家都不能来吗?偶尔来一次,你一进门就教训我。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心里暗暗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去他家了。这跟我的个性有关,我从小就是一个听不进劝告的人,现在仍然如此。任何事情,只有我自己尝到苦果了,才肯回头。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的可能就是我吧!不知不觉已经十五年过去了,现在想想,其实当时舅舅说得也没错,他可能真的是为我好,只是话说得太直接了一点,让我一下子接受不了。如果那时我把这句话当成是正面的劝告听进去了,如果那时我心里发的誓是从今后自己要好好教书,到现在或许自己已经是一个语文名师了。但现实生活是没有如果的。

从那一次起,我真的不再去这个二舅舅家了。到现在,我甚至连他们家在哪里都不认识。偶尔见面,最多只是打声招呼,舅舅与外甥之间的情谊早已荡然无存。会走到这一步,不得不提我结婚那年的事。

2004年,我要结婚了。虽说那时已经工作六七年了,但自己真的一点积蓄也没有。之前的一点积蓄,早已用来买电脑和摩托车了。而父母因为是普通的农民,收入也不高,家里所有的钱都已用在我和弟弟的读书上面。要结婚,总要有房子。但在柯桥买婚房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在宾舍老家简单装修一下。一动工装修,家里就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而我自己的工资更不用说,一拿来就马上买材料。装修到后来,钱用完了,再不去把材料买来,装修工人就只能停工了。怎么办?身边可以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已经借遍了。实在走投无路的我,想到了我的几个舅舅。二舅舅在政府部门工作,三舅舅在卖布,小舅舅在国税局,向他们借个一两万应该有吧,哪怕没有,借个五千也好。之前不开口借钱,一则是自己的自尊心作怪,二则是自己也知道这几个舅舅的脾气。但现在到了这份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拨通了二舅舅的电话,跟他说明情况后,二舅舅一口回绝了。他说他会有什么钱,自己买房子都向银行贷了很多钱。不容我多说几句,他就把电话挂了。而自己也在他挂下电话的那一刻泪流满面,与这个舅舅之间仅存的一丝亲情,在此刻终于消失殆尽。我想,从此以后我绝对绝对不会再与他有什么瓜葛了。

这个难关,最后还是我大专函授班里的一个同学帮我解决的。当时我开口向他借五千元钱,他说五千没有,推荐我向另外一个函授班里的同学借(后来的确也从那个同学那里借到了五千元钱)。但挂下电话没多久,他就打电话过来,说几本存折看了一下,凑个三千还是有的,问我三千行不行,如果要,马上给我送过来。一听这话,我强忍着泪水说,当然要,谢谢。挂掉电话,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很想放声大哭一场,但因为是白天,楼上楼下都有装修工人在,只好关起房门,压低声音“狠狠”地哭起来,所有的感动与委屈一并化作泪水流了出来……在这一年,因为结婚,要用的钱实在太多太多了。拿到妻子家那点少得不能再少的彩礼,是父母拿高利息向别人借的;办酒席的钱是向我暂时学校的校长借的,办好酒席收了礼金之后马上又还给了校长。那时已经记不清多少亲朋好友借过钱,只记得结婚后,马上要妻子和我承担六七万的债务……但结婚,这一人生大事终于还是完成了。现在想想,我这样的人,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娶到老婆呢?要是放到今天……越想越后怕,还是不想了。

救急不救穷,也难怪二舅舅了。当时,妻子还在日月集团的车间工作,一千左右的月工资,我当老师,也只有二千多一个月,借了钱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还给他们。但那时还是让我挺过来了,我想,今后我再也不会麻烦二舅舅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向他开口。因为在我人生中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没有伸出援手。母亲常说,胜阳,算命先生说你命中是没有可以提携帮助的人的。想想也是,我长得人高马大,又不善讨巧卖乖,哪会讨人喜欢。如果自己不努力,谁会来帮助你。但我还是要谢谢二舅舅,因为是他把我逼到了悬崖的边缘,让我明白在任何困境面前,有人帮你,是你的幸运,没有帮你,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没有一个人有帮你的义务,所以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正如母亲常提起的,你二舅舅能有今天的一切,靠的都是自己,所以你也只能靠自己。

后记:这篇文章还是两三年前写的,这几天终于把它修改整理好了。修改的过程中,我发现,当初写这篇文章的心理原因是因为自己总把问题怪罪于外界因素,而不从自己身上去寻找原因,所以当时才会有这样的心态,写下这样一篇文章。仔细想来,其实自己现在还是这样的心态,例子有很多。比如最近自己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写文章了,我觉得是因为卧室里没有书桌,所以老在妻子耳边唠叨,说要买书桌。其实楼上书房里就有书桌,而且空调都装好了。再比如最近早上五点左右醒来后,就睡不着了,我觉得是因为窗帘遮光效果不好,要再装一道遮光布。现在想来,其实这些都是自身的问题。以前写作环境没现在这么好,但也写了七八百篇博文。妻子也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她不是睡得很香吗?我一直想着改变外界环境,而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根源。但改变外界环境困难重重,它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而这也正是我这么多年来烦恼的原因所在。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书桌还是不买了,遮光窗帘还是不装了。以后再遇到什么问题,多找找自身的原因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