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颜颜爸爸:亲子阅读四年回顾  

2012-09-13 08:31:44|  分类: 阅读推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东西看不见

看不见却在那里

——亲子阅读四年回顾

朱胜阳(浙江)

2011年暑假,我赴无锡参加“第一线全国教师高级研修班”,女儿在电话中说很想念我。我问她想要什么礼物,想不到4岁的女儿回答:“给我买很多很多书。”这个稚气的、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欣慰——看来女儿已经喜欢上书了,这几年给她讲故事没有白讲。

听——重要的是你的声音

既然你可以对初生儿说话,就一样可以读故事书给他听。

 父母的声音是安抚婴儿最有效的工具之一。

——吉姆·崔利斯《朗读手册》

从女儿满月起,我就开始给她大声朗读。

出生才一个月的女儿,虽说脖子都不能竖起来,但我知道孩子早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有听觉了。所以,只要是我抱着的时候,我就读古诗词或《三字经》给她听。记得那时候,楼上楼下的墙上、房门上都贴满了古诗词和《三字经》,我基本上是走到哪里读到哪里:“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刚被太阳收拾去,却教明月送将来。重重叠叠上瑶台……”反复吟诵,把充满节奏和韵味的声音送入女儿的耳朵。

选择古诗词和《三字经》,完全是因为自身阅读视野的局限。当时我手头的图画书还不多,也不知道哪些图画书适合读给几个月的婴儿听。虽说《朗读手册》中也提到一些书,但我总觉得,那些书并不一定比古诗词等更适合孩子听。从功利的角度看,可能读儿歌童谣更合适,但因为自己读得不多,教学中也很少涉及,所以最初就没有给女儿读儿歌童谣。后来看到吉姆·崔利斯在《朗读手册》中说:“在孩子4个月之前,你读什么书给孩子听其实没有很大差别,重点在于朗读这件事本身。当你朗读时,孩子会渐渐熟悉你读书的声音及韵律,进而产生安全感。”我才放下当初的纠结。

对孩子来说,重要的是你的声音。

读——经由图画进入语言的世界

女儿四个月大的时候,我开始从网上大量购买图画书。

《花格子大象艾玛》系列绘本是我选的第一套图画书,因为觉得简单一些。说简单,其实也不简单,对当时的女儿来讲,这套书的图画还是复杂了一点。但我还是讲她讲,让她看图画。虽然那时女儿还很小,不会说话,但女儿的反应告诉我,讲这些故事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记得那时我叫女儿的小名“颜颜”,她一般都不予理睬,但我若叫一声“花格子大象艾玛”,她就马上转过头来对我笑。真神奇。

接下来读的是迪克·布鲁纳的“米菲”系列丛书。比较下来,发现“米菲”更简单——整套图画书故事情节简单,语言充满韵味,图画内容简洁,颜色浓烈鲜亮。非常适合给这个年龄段的女儿讲,的确是“孩子的第一本图画书”。讲“米菲”的时候,虽然女儿不会说话,讲故事像唱独角戏,但我还是抱着她,耐心地把书上的文字念给她听,跟她一起看图画。告诉她,米菲跟着爸爸在海边建城堡、拾贝壳,米菲跟着爸爸在动物园里看到了斑马、大象、长颈鹿……从女儿的眼神里看得出,她在听,她在看。当然,六、七个月大的婴儿,注意集中的时间是短暂的。所以,我讲的时候,只要女儿表现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我就停止,下次再讲。因为我觉得,听故事是生活,不是压迫,快乐是最重要的。

其实还有一套特别适合一周岁左右婴儿阅读的图画书—— “幼幼成长图画书系”。可惜,我发现得太晚了,当我买到再读给女儿听时,她兴趣并不大,觉得这几个故事太短、太简单了。原来有些故事,若错过了,就再也补不回来了。

反复——让故事驻进心里

一周岁左右,女儿开始学习走路和说话。从此,她认识周围世界的能力迅速提高,范围也不断扩大。只要是眼睛看得到的、手抓捏得到的东西,都十分感兴趣,好奇心越来越强。此时想让孩子静静地听故事,就很难,所以,我把讲故事的时间定在女儿睡觉前。

女儿喜欢睡前喝奶。于是,我就在她喝奶的时候讲故事给她听。由于她在喝奶的时候不方便看图画,我便选了一本张秋生的《小巴掌童话》。选择这本,仅仅是因为书中的童话都很短小,读起来方便,而且也比较符合女儿这个时期注意力的特点。但在读给女儿听的过程中,却发现其中的语言很有童趣和诗意,而且极富节奏感和韵律感,是那种特别适合念出来给孩子听的童话,像诗一样:

大海里,一条鲸鱼在游。

鲸鱼的个子很大很大,像一条大轮船那么大。

他游过一个小岛时,碰到一条小鱼。

小鱼很小很小,像一片小树叶那样小。

……

每天晚上,我给女儿读两三篇新童话。女儿一边喝奶,一边静静地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也感受到了《小巴掌童话》的精彩。就这样,我把整本《小巴掌童话》从头到尾重复读了三遍。读的时候不想怎样,只希望这些童话、故事像阳光一样照耀女儿的童年,让她幸福快乐地成长。

现在回想当初讲《小巴掌童话》的方式,其实并不科学。因为对于两岁前的幼儿来说,熟悉的事物更能让他们感到安心,所以在一段时间里重复听同一个故事,更适合他们身心发展的特点。但当时因为女儿还不怎么会说话,也没有主动提出要求说:“这个故事真好听,爸爸你再给我讲一遍!”所以我也就没有反复讲同一个故事给她听。

故事讲到现在,已经有4年时间了。4年里,女儿听了近500个故事。这些故事对女儿发生了什么影响,我一下子看不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女儿听故事的那段时间是快乐的。还有一点很明显的变化,就是女儿听过这些故事以后,会在几个月或半年、一年后的某一天突然对我说:

“爸爸,今天我想听那本厚厚的,里面许多个故事的,还有小兔子、小松鼠、小猫的书,那本书你已经很久没给我讲了!”(《小兔彼得和他的朋友们》)

“爸爸,今天晚上你给我讲那个一只母鸡去散步,然后有一只狐狸想吃她的故事,好吗?”(《母鸡萝丝去散步》)

“爸爸,你给我讲家里有水的故事。”(《弗洛格是个大英雄》)

……

这样的“谜语”不是给她讲过故事的人是猜不出来的。有时候,我也猜不出女儿的“谜语”。记得有一次,女儿说要听“耳朵长长的小兔子”的故事。我问是不是小兔米菲,她说不是,小兔彼得,也不是,小兔汤姆,还不是。后来问女儿故事中还有谁,她说还有一只想吃小兔子的大野狼。我才明白,原来她说的是《大野狼》,这个绘本的封面的确是一只耳朵长长的小兔子。

这些“谜语”无论能不能猜出,都是给女儿讲故事过程中有趣、好玩的事。

嘘!——爱你在心口不开

    图画书对幼儿没有任何“用途”,不是拿来学习东西的,而是用来感受快乐的……念图画书给孩子听,正是亲子之间最好的交流方式。

                     ——松居直《幸福的种子——亲子共读图画书》

原来,在孩子还小的时候讲故事给他听,是为了跟孩子沟通,是为了与孩子交流,是为了让孩子感受到父母对他的爱。而一本本图画书、一个个故事,就是大人与孩子之间的桥梁。松居直先生提出的这些观点,与我原先固有的对故事和阅读的理解,差别如此之大。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非常想把这些观点告诉其他父母。我想这应该也是在2008年暑假促使我走进公园去讲故事的动力之一。

从女儿两周岁起,我开始每天不间断地给她讲图画书,时间基本都安排在晚上睡觉前。这个时期因为女儿接受能力的增强,接触到的图画书也越来越多。记得那时女儿特别喜欢听佐佐木洋子的“暖暖心绘本”系列中的《小贝弟的大梦想》,不知道让她妈妈讲了多少遍。而且她还拿出《花格子大象艾玛》系列图画书让我们讲——不知道她听的时候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故事已经成为女儿生活的一部分,想不给她讲故事都不行。

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我开始每天记录给女儿讲故事的流水日记,并从中发现了许多问题。比如看图画。在讲图画书的过程中, 除了读文字给女儿听,我还会与她一起看图画的内容。但我从日记中发现,许多时候,我总喜欢告诉女儿图画中关键的细节。像讲“小熊宝宝绘本系列”中的《散步》时,我告诉女儿,图画中天在下雨,之后,又告诉女儿雨停了;讲《我是霸王龙》时,我直接告诉女儿最后一页图画中的霸王龙是坐在小翼龙的窝里;讲“不一样的卡梅拉”中的《我好喜欢她》时,又忍不住拉着女儿看第10页图画中谁在偷罗西娜的帽子……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做得很自然,而且自己不觉得有什么错。但今天回过头再看,当时那种“引导”其实很“残忍”,我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剥夺了女儿发现的权利和发现这些细节时的快乐,既没有让女儿体验到更多的阅读乐趣,又阻碍了女儿读图能力的提高。如果我放手让女儿自己看图,这次听故事时没有发现的细节,下次听故事可能就注意到了。总有一天,她会看到。实际上,孩子的读图能力比大人强得多,而大人的控制欲则比孩子要强得多。

除了看图,还有一个我曾经沾沾自喜的错误做法——接读。就是当孩子对一个故事比较熟悉后,父母在讲故事的过程中,讲到某些句子时,故意在某个地方停顿,让孩子把后面的词接着说出来。实践证明,孩子并不喜欢这种方式。最初,我没有这种设计,但女儿有一次主动接话,说出了后面的词语,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于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便开始故意停顿,让女儿接着说。起先女儿也没有察觉,比较配合。这样几次之后,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刻意,就很严肃地对我说:“你不是知道的吗?又来问我!”或者不耐烦地说:“你讲下去呀!你再不讲,我就不要听了!”看来,给孩子讲故事,真的一点都不能功利。翻看那些带有功利目的的亲子阅读日记片段,我发现,那段时间,女儿的笑声特别少。

在给女儿讲故事的过程中,还有其他问题,比如,总会不自觉地以教育者的心态来讲故事,总是情不自禁地问女儿一些问题,总想把女儿引到我认为对的地方,还有,把新书带到女儿面前的速度总是太快,等等。幸运的是,我已经意识到的问题,都在慢慢纠正、克服。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给孩子讲故事,也是需要不断学习的。

故事力——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女儿到三周岁左右,问题突然多起来了,特别是关于生命、死亡和身体方面的问题:

“妈妈,我是从哪里生出来的?”

“死了是不是不能见到爸爸妈妈了?”

“爸爸,这是什么?”(指着我的身体问)

……

这些问题,我真的很难三言两语向女儿解释清楚,就向图画书求援,针对性地选择一些这方面的图画书讲给她听。《小威向前冲》《鸟儿在歌唱》《汤姆的外公去世了》《爷爷变成了幽灵》《我的身体》等图画书,就是这个时期给女儿讲的。

记得一次给女儿讲完《爷爷变成了幽灵》后,她问我:“爸爸,等我很老很老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变成幽灵?”她都知道“很老很老”了。看得出,听了故事之后,“死亡”和“幽灵”对她来说并不可怕。

当然,我只是讲故事,不讲道理。这样做的过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故事的力量。

前年冬天,和女儿一起堆雪人玩。

雪人堆好之后,女儿问我:“爸爸,这个雪人到晚上会不会来敲门?会不会来找我一起玩?”

她的问题,应该源自之前给她讲过的绘本《雪人》,因为故事中的雪人就是在半夜里变活了,和故事中的小男孩一起玩了一个晚上。但这一问还是让我吃惊不小,我感觉到,对她而言,雪人是一个有生命的存在,而且可以成为她的朋友。《雪人》的故事,已经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

所以,我回答说:“是的,雪人到了晚上会来敲门找你玩的。到时你可不要睡着呀!”

有一段时间,女儿特别喜欢听幾米的《吃掉黑暗的怪兽》。有一天,她突然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给我买一个‘吃掉黑暗的怪兽’?”

“吃掉黑暗的怪兽?你买来干什么?”我问。

“我想养一个,它很可爱的!”

“那你给它吃什么呢?”

“我给它吃黑暗呀!我们的床底下不是也有很多黑暗吗?”

“那好。如果能买到,爸爸一定给你买一个。”

如果这个故事我没给她讲过呢?那她的世界中还会有这种吃黑暗的怪兽吗? 

后来女儿没有问我雪人怎么没来敲门,也没有缠着我一定要买一个吃黑暗的怪兽但我渐渐意识到,故事正在塑造女儿的内心世界。而且我越来越相信,故事讲得越多,女儿的世界就越丰富我暗自庆幸,在女儿还小的时候,就给她讲了那么多故事。迄今为止,我想,她的世界应该已经住着小兔米菲、小兔汤姆、小兔彼得、小鸡卡梅拉、小睡熊波波、花格子大象艾玛、青蛙弗洛格、女巫温妮、可爱的鼠小弟、蓝精灵、大野狼、虎王子、睡美人、白雪公主和小矮人……这是一个何等丰富、何等精彩的世界啊!而且,一旦进入,便永远存在。这一点,我自己也感受到了。

次女儿让我讲《穿靴子的猫》。这个故事我是第一次看,也是第一次给女儿讲,但讲着讲着,我突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猫告诉路边的农民,说这些草地、麦子等都是卡拉巴斯侯爵(小儿子)的”这一情节,印象特别深刻。后来想起来,这个故事我可能是读幼儿园大班时听老师讲过一遍但就是听了那么一遍,这个故事就在我心里了,永远在了虽然之前我没有感觉到,但它一直在——这种感觉真的很甜蜜。那时候,只有故事才让我这个调皮捣蛋王在课堂上消停一会儿。可以说,那些故事——还有《灰姑娘》、《不莱梅的音乐家》等等——是我童年的光,我看不见它,它却一直在温暖我的心。套用金子美玲的诗来说,童年听过的故事,眼睛看不见。“看不见它却在那里,有些东西我们看不见。”

 

 《读写月报新教育》2012年5期,杂志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