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引用(爱吾黑暗,弃尔光明)的博客 我从没写过关于教育的文字   

2012-11-04 07:1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萨卡学院报梁卫星老师专访

伊萨卡学院报特约临时记者 造谣社主笔 杨素瑶

 

《伊萨卡学院报》,一本杂志。不接受任何投稿,发表的稿件也不会有任何稿费,只用酒和书两种硬通货代替。

梁卫星,一个作者。天哪不知道是谁吗,你生活在史前三万年吗,还不赶紧去百度一下。

 

编辑按:请不要枪杀记者,它已经尽力了。

 

 

杨:首先恭喜梁先生第二本书顺利出版,除了继续赔钱和被编辑改得面目全非之外,还有什么难过的事要告诉我报读者的吗,好让他们高兴下。

 

梁:第一是我抄了《讲话》他们说我字丑不够级别;第二是有人发短信通知我领诺奖后来发觉是诈骗;第三是接受了这个采访。开玩笑的,这样的不高兴境界咱这一辈子是达不到了,等下辈子吧。说正经的,还真有不高兴的事——这一段时间经常有人告诉我家里垫桌子的书太陈旧了,影响室容,厕所里好像也没卫生纸了,影响出行,说你家反正堆着那么多书卖不出去,就送我一本吧,于是,我非常感激涕零地到网上买来然后在家里堆了几天,就恭敬地送到他们的桌子底下或厕所里去了。

 

杨:这人问题会相当讨人厌的,请问你对莫言得诺奖有什么看法。

 

梁:对莫言贺奖我只能莫言了,我有个同事说莫言得奖他很难受,他打算好好看看金瓶梅,然后开始写小说。

 

杨:我注意到,你出版的第一本书《成人之美兮》说的是教育现象,第二本《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也与教育有些关系,比如说梁漱溟的家教自学还有办学经历。但从你暂不能出版的自选集来看,当中教育占的比例非常少,所以我想问你,究竟教育在你的写作中有多大的份量。另外,请问你的书销量如何。(私底下说,如果有我渠道出版你自选集,有多少回扣。)

 

梁:不好意思,我从没写过关于教育的文字,《成人之美兮》其实是写我的生活,我想出卖我的黑暗隐私买烟抽,那段时间手头很紧;《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是写我一个很牛叉的家门(其实我只和他同一个字,反正没人知道我的家谱,就这么定了)如何一步步牛叉起来的,我想如果我能像他一样哪怕是稍稍牛那么一点点,也不用卖文弄烟了。不知道,我不关心书买卖的情况,但却又希望书快点卖完,这样心里会窃喜一阵——终于没人知道我写过这东西了。(私底下回,如果你能为我出版自选集,回扣我是不会小气的,每千字六条白皮白沙,白沙可是我十年如一日的硬通货哟)

 

杨:最近打算写什么书不。

 

梁:最近不打算写书,打算看书,毛选、邓著等等。看完之后还想认真抄写,初步计划十二遍。

 

杨:这些著作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这是堕落呀,你是不是想体验智力的优越感呀。

 

梁:哈哈,这话哥们只能私底下说的,公开场合咱得承认,这是地地道道的模仿行为,是先进性文化实践。

 

杨:据我观察,你很少给教育报刊写文章的,除非是编辑是朋友有酒喝,其它都给什么《南方周末》、《读库》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发表了。据说,你还是中学教师中级别最低那种,我好奇的是,你究竟有没有正经八百的写过一篇教学教育论文。为什么会这样。

 

梁:虽然我是教师,还是级别最低的那种,但咱向来不耻人后,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宗教情怀,誓要做一个垫底的人,自然绝不会写正儿八经的教育论文了;当然,这其实是骗人的,我们是朋友嘛,还是最铁的烟酒朋友那种,我就私下告诉你吧,最主要的原因是咱智商太低,写不了那玩意,只要让咱不写真实的,俺就没办法动笔。

 

杨: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教育报刊每次都能找到文章填满它们的版面,每次都找出话题来讨论而不谈及教育重要和根本的问题,我的意思是说,教育的问题根本不是教育的问题,他们视而不见的精神非常让我佩服。你是如何看待这种教育写作的,还有你究竟有看过教育学的著作吗。

 

梁:这一点你不用好奇,我在这个圈子里,还是很清楚地,我告诉你,平均十个教师里至少有一个名师,他们对自己桃李满天下的功业自豪极了,他们需要不断提醒世人他们的重要,这是他们的存在主义,那些报纸杂志根本不够用。他们不断弄出一点细枝末节的问题慎之又慎地长篇大论,示范他们化神奇为腐朽的神功。不独你佩服,我也一样。这样的教育写作,我有一个比喻,就好像他们用大便做满汉全席,席上满眼金光灿灿,却绝不能吃的。教育学著作嘛,我的确有看过,不过,也就二三本,好像叫《教学勇气》《意识形态与课程》《知识与控制》,老外写的,感觉他们写的不是教育,但仔细一想,好像他们写的才是教育。

 

杨:你对现在教师所写的教育著作有什么看法,又如郭初阳等所谓另类的教师的作品,是如何看待的。

 

梁:百分九十九是垃圾,初阳的书比较特殊,他并不喜欢写,他的书只是他课堂实践的汇编,我很喜欢看,因为那里可以看到一种不同的课堂生态,一种不同的文本解读。

 

杨:但是为什么我没有见到你写这些,我相信你的课堂肯定是与众不同的,所有的报道中都没有提及。

 

梁:我的课堂和初阳不同,或者是专题式的,或者是细节式的,从上课形式上说,比较传统,我也认为教师对学生的影响不在于他给了学生多少知识,而在于教师对世间成事万物的态度、情感与立场,言传身教,我更看重身教。不用管他们怎么看,我只能这么上课,其他的我不是不会,而是没办法做,我做着就忘记了。

 

杨:你上课有经常跑题不,你如何看待学生对你的评价,家长有投诉过你的教育方式不。

 

梁:不跑题,是不能上课的,从不在乎学生的看法,偶尔会让学生在乎我的看法,家长时有投诉,我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召集这些家长让他们给我开个批判大会。

 

杨:此事当真,我去当策划,首先凭票入场,主席台为领导位,前排为媒体位,中排为家长位,后排为学生位,按照一定价格梯度售票,入场者都赠送两本你亲笔签名的书,VIP席的还可以合照留念,我还可以安排群众演员掷鞋和鸡蛋,增加现场气氛。

 

梁:这可是你说的,我等着,不过,咱们是不是先把门票收入分成这个事商量好?要知道我接下来一段时间可忙了,我得练习接发暗器的功夫。

 

杨:令嫒的学习成绩如何,你如何处理学校与家庭教育之间巨大的裂缝,有没有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教育。

 

梁:小女的学习成绩不大理想,距离北大清华有两百分的距离,我填补这个横沟的办法是让她多读书,告诉她书中自有剑桥哈佛。还经常在她面前碎碎念不上大学其实也没关系,不知道这算不算特别的教育。

 

杨:这个问题有点讨好你了,像你这种怪物究竟是怎样长成的。相信是自我教育出来,但过程是怎样的我们非常好奇,只好把问题简化为,除了鲁迅外,还有什么人影响过你的思想,还有最近你在读什么书,最近读的书中有什么印象好点的,能不能给我报的读者推荐一些。(放心吧,你随便说,我报读者中没有几个读书的。)

 

梁:我这么正常的人,烟酒满来的人,十分非常极其中国特色,是一点都不怪地。除了鲁迅外,好像还有一个人影响过我,他只出现在我的梦中,从不说话,我想尽千方百计,他就是给我一个莫言,真是无奈。最近主攻网络小说,时间长达八个月,刚看完的一本是《二号首长》,没看完,无法看下去了,关键是我看着就觉得自己不该活着。还有,正在看一本中学生人文读本,编者是个不存在了的人,好像叫马小平吧,我看这本书,主要是想知道他是为什么不存在了的,没看完就明白了,此人不喜欢满汉全席,他喜欢青菜萝卜。我想推荐的一本书叫《惶然录》,推荐原因很简单,这本书能让我们成为非我。

 

因为记者杨素瑶同志喝多了,这问题只好由杂志社的代表来问,梁先生的酒量是多少(请慎重回答这个问题,这涉及到能不能发表的问题,因为即使不用付酒钱,我们也得找个同级别的人陪你喝),另外伊萨卡学院想请你做名誉教授不知答应否(这也是慎重考虑,因为你必须无不良爱好不贪污受贿不滥用职权不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以及最近不打算去美国领事馆,最重要是这明显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最后我们准备炒掉这个记者,你有什么意见。

 

梁:我年青时候的酒量是三碗过后能过岗,现在是一杯之后头飞雪,但是我可以在别人喝一杯酒的时间里,用烟头填满同等量的杯子。能够做伊萨卡学院的名誉教授,实在是我一辈子的梦想,为此,我已经努力了很久很久,所以,现在我已经是一名资深居士,在美国领事馆前经过不下一千次,都没进去过,我说的是千真万确的实话,急盼学院前来调查,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杨素瑶同志是个好同志,能喝酒的同志是宝啊,贵学院应该发挥他的长处嘛。

 

 

杂志社紧急公告:

 

因杨记者酒后玩极品飞车,被公安机关以酒后驾驶罪名逮捕,并准备以拖欠码字民工稿费非法办学私刻公章占道经营非法经营不找零钱偷税漏税造谣滋事扰乱社会秩序违反广告法使用盗版软件非法持有苍老师作品抢三岁小孩子波板糖不扶八十岁老奶奶过马路写错别字并不加标点句子开头不用大写字母首行不缩进用错时态分不清语词感情色彩暴力抗法不配合人口普查不推广普通话转贴不自由毋宁死试图颠覆国家看贴不回贴停车不熄火人去不关灯牙痛脸部不对称近视不带眼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便后不冲厕所等数罪公诉(此等罪名我们的实习记者猫同志也有贡献),伊萨卡群岛有限公司特此公开宣告此人为临时工。

 

另外界在传谣,杨记者根本没有采访过梁卫星老师本人,梁卫星的私人助理发来律师信说,梁本人最近光喝酒不看书不写书并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准备起诉我们杂志社。另一个某据称为梁朋友的同志说,梁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能够做伊萨卡学院的名誉教授,实在是我一辈子的梦想,为此,我已经努力了很久很久”,伊萨卡学院名不经传成立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为此努力很久久呢。其实学院历史可以追溯到建国之前,这充分暴露他自己的无知。我社已经为此事召开了记者会,详情请锁定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我社作为一个非常严肃的媒体,自律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能排除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或者借机炒作自己,那就准备南山法院见,劳教侍候。

 

2012/10/20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