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随手记下(十四)(关键词:人种面相学)  

2011-06-07 09:5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爱吾黑暗,弃尔光明《随手记下(十四)(关键词:人种面相学)》

随手记下(十四)(关键词:人种面相学)

梁卫星

 

附已经被删掉的《立此存照之六》的阅读网址:

http://blog.edu11.net/space.php?uid=686&do=blog&id=430401

 

我常常苦于自己不能入梦,时间流逝,昔日容颜从不曾想起,这让我有一个错觉:我从来如此衰颓与丑陋。我亦因此安于这幅无良的形像。然而,当十多年前的学生出现在我面前,当他们带来那时的毕业照,我望着那头发耷落于眉眼处的年青人,虽说不算意气风发,却也还算精神,虽说不算挺拔,却实在不乏俊逸。我望着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不错,他就是我啊,十多年前的我。可是,他在哪里?他与此刻凝神看着他的这个人在外貌上有一点点相似之处吗?没有?时光的雕刀十多年雕刻出的就是这样一个拙劣的产品吗?——眼窝深陷,眼圈乌黑,面部浮肿,皮肤松驰,弯腰驼背……谁应该对此面目全非负责呢?艰难的人生?荒诞的世相?邪恶的存在?不!这一切都不是主要的。真正要负责的不应该正是这两幅形像内部那共有的心灵之我吗?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相貌负责,时光总是畏惧那些人格健康,精神强大的心灵,地心引力亦无奈飞翔的意志。忧患时势里,那些精心护持自己相貌的人,才能努力营造自己有尊严的人生。很难想像一个对自己的相貌自大自恋或自暴自弃的人,精于权谋,耽于口腹之欲,沉于下半身享乐,迷惑于交往做局或者意志薄弱,自怜自叹,惶惶不可终日,能有一幅清雅面相。我非易经看相之流,却深知我们的相貌总是折射我们的人格与心智,我曾经看到过很多年老而外貌真可谓宝相庄严的人,比如丁东先生与钱理群先生,我也曾经看到过很多历尽艰辛饱经忧患,而相貌清奇通体澄澈的人,比如余世存先生和傅国涌先生。他们的相貌是他们情怀深广,悲天悯人的表象,他们坚韧的意志造就了他们丰富宏阔的生存此在。

因此一张相片,我本来慨叹往昔,惊惕于岁月匆匆,人生难永,却不意由于一贯自我纠结的思维势能,发现了自己人格气局的逼仄与心灵的脆弱,我想像自己几乎注定了下半生一路行走里势不可挡的丑陋与衰颓,我似乎已经无力改变我的人格结构,十多年后,倘我还生存于世,再来看此日之我,我是否又会惊骇于二者之沧海桑田?是否我只能以这样一种不体面的方式,确证庸碌众人的必然结局呢?

然而,我是应该为自己的相貌负责的啊,我的相貌是我一生的事业,从此刻起,我当谨记。更何况,我不是一个人活在世上,有无数个你和他,才有如此之我。想到这一点,我不由内心惶恐之至,我虽不是砖家之流,却也托民主国家之福,能够以博客的名义发布我的言说与心路,倘有不更事的少年,还不幸充满了良知的苦痛与理想的挫伤,因我的这些文字而纠结而阴暗而颓唐而自我折磨,我的小兄弟们啊,你们也当谨记,即使此日翩翩俊美不可方物,也经不起这脆弱狭隘的自我与不倦流淌之时光的合力围剿,十多年一弹指,以俊美之永恒而无例外的脆弱,消失得不留一丝痕迹,实在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所以,你们不必过于看重我的这些文字,倘能把他们当作一面镜子,从中看出了自我的面相,随时洗涤清算,那么,想必到我此时之日,从你们昔日年轻的面容上脱颖而出的,定会是超越俊美的清峻干净。

写这些文字,我非矫情,更非无聊,实在是国人的面相具有极强的人种学意义。余世存先生研究过官场人种学,极有道理。我受其启发,颖悟到国人的面相,除了以上所说的少数人的超凡脱俗的面相,其实大致只有两种。一种乃成功人士面相,一种乃失败者面相,无非千人一面,千面一律。前者脑满肠肥,大腹便便,气势凌人,我们甚至可以从他们腹部突起的程度,面部横肉纠结的厚度,眼睛翻转的速度,嗓门的大小来判断他们官阶的高低,财富的多少。后者灰头土脸,气虚体弱,精神萎靡,我不需要验证,因为我就是这一种,我身边如我一般的还大有人在。其实这二类面相是互为镜像的,他们互相依存的程度到了不可须臾分离的地步,正是前者的霸道强横无耻贪婪造就了后者,也正是后者的胆小如鼠逆来顺受供奉了前者,他们是生与死富贵与贫穷的距离,遥远却又触手可及。显然,这正是专制人种里的典型面相。当然,在此二种面相的共同挤压下,依旧有第三种面相存在。这第三种面相并非千人一面,他们仪态万方姿态万千,每一幅面相都有着文学典型化的独一无二的特征,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面相上既没有欲望放纵亦没有生命匮乏的痕迹,他们不强横亦不退让不饕餮亦不牺牲,他们深通自处全身之道,更能在强权的肆虐下成全自己并努力同胞人民物与众生,他们的面相,洋溢着成人之美的光彩。

他们的面相正是我一生事业的起点与终点,愿你们亦如是。

2011年1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