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孩子们,毕业前,再看些书吧!  

2011-06-12 22:34:40|  分类: 班级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们,毕业前,再看些书吧! - 颜颜爸爸(朱胜阳) - 颜颜爸爸故事会

 

孩子们,毕业前,再看些书吧!

/朱胜阳

1、《魔堡》

2、《丛林故事》

3、《柳林风声》

4、《OZ国历险记》

5、《小鹿斑比》

6、《比得兔的世界》

7、《彼得·潘》

8、《秘密花园》

9、《小尼古拉》

10、《寻宝六人组合》

11、《女巫》

12、《塔克的郊外》

13、《蓝色的海豚岛》

14、《帅狗杜明尼克》

15、《上下五千年》

16、《吹小号的天鹅》

17、《精灵鼠小弟》

18、《吹牛大王历险记》

19、《草原上的小木屋》

20、《当世界年纪小的时候》

以上二十本书是我从班级书架中挑选出来的比较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我在挑选的过程中,马上有几个男同学围过来看。我问其中的蒋念称,这些书你有几本看过了。他看了一下说,只有一本《吹小号的天鹅》没有看过,其它都看过了。虽说蒋念称在我教他的两年中,的确喜欢上了阅读,看了许多书,但这个回答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接着我又问了旁边的沈晓锋和沈烨文,他们俩我也教了两年了,虽然成绩不怎么样,但这两年中书也看了不少。沈晓锋说看了六本,沈烨文说看了七本。我没多做评价,只是跟他俩说,趁小学毕业前,再多看几本书。然后拿着这些书,我去六Y班上美术课了。虽说是美术课,但这节课我很想与他们聊聊阅读。

上课前,我先让他们把自己最近在看的课外书放在课桌上。大家陆续拿出自己的课外书,但还是有一半同学的课桌上是空的。有书的一半同学,书的各类也不怎么丰富,无非是郑渊洁以及我向个别同学推荐过的《安德的游戏》《我的妈妈是精灵》《木偶奇遇记》等几本书,桌上放的更多的是漫画书和网络小说,如《阿蓑》《神精榜》《兔子帮》《萝铃的魔力》《同类》《天王》《神龙骑士》……我问怎么没有《乌龙院》和《爆笑校园》,学生们齐声说老师要收的,见一本,收一本。原来如此。但我们老师刚收了《乌龙院》,就冒出了《爆笑校园》,刚收了《爆笑校园》,《神精榜》和《兔子帮》又冒出来了,怎么堵也堵不住。对于究竟应不应该看这一类漫画书(以《乌龙院》和《爆笑校园》为例),我刚刚在两个班做过调查。调查的结果是班级中有绝大多数学生赞成看这样的漫画书,而且自己也很喜欢看。他们知道老师反对的原因是认为这些漫画书低俗、品味不高,但他们说,这些书的确能带给他们快乐,带给他们轻松。一节课或是半天学习下来,看一会儿这些漫画,他们觉得能让自己更好地进入下一节课的学习——有一个学生还说自己是《爆笑校园》的忠实粉丝。这也正是老师屡禁不止的原因所在吧!

但为什么会如此呢?学生为什么会如此地痴迷于这类漫画书,甚至把它当成自己的精神鸦片呢?我想这应该与我们的学校教育有关。今天的学校教育,分数至上,全然不顾学生成长路上的喜怒哀乐,全然不顾学生成长路上产生的困惑和一些心理问题,只把学生当考试的机器,知识的容器。特别是期末复习阶段,不是考试,就是讲解试卷,每天的作业也都是做试卷。学生无聊不无聊、厌倦不厌倦暂时不说,但自己作为老师,感觉整天讲试卷、讲试卷,恶心都恶心死了。而越是侮辱智商的一些题目,出现的频率越高,今天这张试卷上刚讲过,明天那张试卷上又出现了。如此,学生也好,老师也好,怎么可能不反感。特别是学生。其实儿童的生命是很敏感的,对于那些他不喜欢的事物,他会本能地表现出排斥。这一点我也感觉到了,虽然我也于心不忍,但最后我却仍然像刽子手一样,让学生做试卷,给学生讲试卷。想改变,代价太大;想逃,却无处藏身。一声叹息……

再回到学生阅读的话题上来。其实我个人以为,虽说学生看的是漫画书和网络小说,但我相信这对学生养成阅读习惯,成为一位终身阅读者还是有帮助的。同时我也想说,《乌龙院》等这些以搞笑为主的漫画,或者那些以紧张刺激为卖点的网络小说,就好比是我们平时吃的糖,偶尔吃一颗味道的确不错,但连续吃,经常吃,甚至把糖当成主食了,那肯定不好,身体总有一天会垮掉。虽说学生们在看《乌龙院》与《爆笑校园》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害处,相反还感觉特别轻松、快乐,但若长此以往,学生们必将很难进入深层次的阅读,同时也体会不到阅读所带来的更深层次的快乐。以我自身的经历而言,当初我就是这样的阅读状态。小学初中时,拿到《故事会》之类的杂志,最先看的就是笑话,其它文章基本上不看。到了师范还是如此,拿到《青年文摘》《读者》,最先看、最喜欢看的就是幽默与笑话。当时自己基本上没有什么阅读习惯与爱好,很少看书,看的话也只看武侠小说。现在想来,实在是太可惜了——我在有大量时间阅读的时候,没有好好阅读,多看几本书。当然现在我仍然喜欢笑话:每天下班后最喜欢听“西湖之声”的“金手指乐翻天”;每星期电视报一到,最先看的还是报上的笑话版块;课上好后,若有时间,也会打开网页看一些笑话……因为工作的确很烦、很累,许多时候妻子来接我,我坐进车子之后就像一滩烂泥,一点生气也没有,只有听到收音机里传出孟阳与陶乐的声音时,我才会活过来。但我阅读这些搞笑的文字,只把它当成是我生活中的一颗糖,疲惫枯燥的时候吃一颗,决不多吃。所以学生在看这类漫画书和网络小说的问题上我还是赞成的,但要注意分寸,我们不能把大量时间花在阅读这类读物上。时间有限,童年中有太多太多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等待我们去阅读,如果现在我们不阅读,那么今后我们还会去阅读吗?还有时间去阅读吗?最关键的还是时间浪费不起啊!

了解了六Y班的阅读情况之后,我一本一本地举起从自己班带来的二十本课外书,问他们这些书看过吗,如果你看过就站起来。结果非常令人吃惊——我举起一本,没人起立,又举起一本,又没人起立……二十本一一举起展示之后,只有一位学生站起来两次,另外还有五六位学生站起来一次。我没有批评他们书看得少,也没有指责他们在看漫画书,只是告诉他们:不要以为没有好看的书,其实好看的、经典的书还有很多很多,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而这些书一但你们在小学时错过了,那很有可能就永远错过了。你们说,你们现在不看,那什么时候会去看呢?朱老师最近在看《木偶奇遇记》,这本书我小学的时候没有看过,中学也没有看,现在才刚刚看。在看的过程中,我想,如果这本书我在小学的时候就遇到了,就看过了,那该多好啊!但时间不会倒流。幸好我现在遇到了,看过了,还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女儿听,她听了非常欢喜。但我小时候就没有这份欢喜。梅子涵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说:“我小时候读过这个故事。后来也读。现在我已经完全不是小时候了,可是还是喜欢读。”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你们知道我有多羡慕吗?童年的时候能遇到这样的几本书,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呀?你们现在有几个同学看过这本书?(有五六个学生举手示意。)你看,你们已经读到六年级了,但还只有这么几个学生看过这本书,太可惜了,真的!而生活中这样的好书太多了,像刚才有几个看过这些书的同学,你们问问他们看,《女巫》好看吗?《塔克的郊外》好看吗?《上下五千年》好看吗?最近我还看了《我的妈妈是精灵》,这个故事太美了,太感人了——你们还喜欢感人的故事吗?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今天我就要向你推荐这个故事,大家有空都去看看吧!我还要向以后的学生也推荐这个故事,同时我还要再多看一些这样的故事,从而可以推荐给我今后的学生。精彩的书这么多,但你们都还没有看过,而再过二十多天你们就要毕业了,你们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段时间就要结束了,虽说现在是期末复习阶段,但朱老师想跟你们说,希望你们在紧张的复习阶段,千万不要忘记阅读,在毕业之前,再看一些书。

老师说现在不能看课外书了!一学生插嘴道。

那有什么关系呢?学校里老师管得着,家里他还能管吗?你们想要轻松一下,《爆笑校园》《乌龙院》能给的,这些书也能给。真的!虽然你们在这一年中,也看了很多书,知道了曹文轩、黄蓓佳、沈石溪、杨红樱、郑渊洁,也看过了这些人的许多作品。但你知道米切尔·恩德吗?知道罗尔德·达尔吗?知道伊迪丝·内丝比特吗?知道安房直子吗?知道凯斯特纳吗?……你看过他们的作品吗?(学生们静静地看着我,都不说话。可能之前这些书的展示和现在的这段话引起了他们的思索。)所以,趁现在小学还没有毕业,趁还有两个月的暑假,趁还没有进入初中,赶快再读几本书吧!因为就今天的教育现状来看,你们进入初中后,学习必将更加紧张,竞争必将更加激烈,而可以自由安排的时间也必将更加稀少。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