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1月16日:颜颜听《穿靴子的猫》《我爱小黑猫》等  

2011-01-18 05:46:53|  分类: 家有颜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6日:颜颜听《到处都有大妖怪》《穿靴子的猫》《我爱小黑猫》《晚安,大猩猩》

 

1月16日:颜颜听《到处都有大妖怪》《穿靴子的猫》《我爱小黑猫》《晚安,大猩猩》 - 颜颜爸爸(朱胜阳) - 静思语

 

今天是星期日,上午颜颜听我讲了一遍《到处都有大妖怪》,晚上又听妈妈讲了一遍。看样子这个故事的确不错,颜颜都已经听了五六遍了。听完这个故事后,颜颜便要我讲白天她在书架上发现的那本《穿靴子的猫》。“穿靴子的猫”颜颜比较熟悉,因为在《我爱小黑猫》中也有一只穿靴子的猫,所以颜颜对今天这个故事特别期待。

封面是一只戴着帽子,穿着衣服礼服的猫的肖像,眼睛很大,很精神。因为书名颜颜已经知道了,所以拿起书,颜颜就指着书名读起来:穿靴子的猫。一一对应,字数刚好。翻到扉页,画的是磨坊的一角,两只老鼠正准备偷东西吃,而一只猫正在上方看着它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问颜颜图画中有什么,颜颜说有小猫、老鼠。我接着又问,它们在干什么,颜颜说猫要去抓老鼠,因为老鼠在偷东西吃。现在我让颜颜看图画时,不仅仅只想让她说说图画中有什么,更想让她说说图画中发生了什么事——试着用句子来描述。但我觉得自己在问的时候,还欠注意方式方法。翻过扉页,正式进入故事,我直接读起故事来。本来打算不停顿地一直讲下去,因为刚刚在看的松居 直的《我的图画书论》中提到:“不停顿地一直念下去,是我们为孩子读图画书的一个原则。在大多数的场合下,特意提一些问题实际上是为了大人们的自我满足。当然,在不知不觉中自然地与孩子对话是很有价值的,但一定要注意自然才对。”所以我也在反思,现在我给颜颜讲故事的过程中,停顿的次数多不多,问的问题多不多。这么一想,发现许多时候我问颜颜问题,似乎真的是为了“自我满足”。那些问题对颜颜来说有何意义,是不是我不提这些问题,颜颜听故事的收获就会减少?好像不会。看来自己真的应该减少停顿与提问的次数,或者说我应该更加谨慎一些。但读完第一对页的文字后,我还是选择了停顿,与颜颜聊起图画来:磨坊是哪个,驴在哪里,有没有看到猫,大儿子、二儿子、小儿子分别是哪个……这样聊,目的是为了弄清故事发生的背景,让颜颜故事听得更明白一些。所以我又问颜颜:“磨坊、驴和猫,你最喜欢分到什么?”颜颜说最喜欢猫。我知道颜颜会这么回答,所以我又告诉颜颜,故事中的小儿子却不喜欢猫,他觉得分到猫的话,等他吃掉猫肉,再用猫皮做副手套之后,就会饿死。聊完这些,我继续往下讲故事,中间不再停顿,直到故事讲完。

这个故事这次我是第一次看,讲完这个故事,我才发现,自己小时候似乎曾经听过这个故事,特别是“猫告诉路边的农民,说这些草地、麦子等都是卡拉巴斯侯爵(小儿子)的”这一情节,印象特别深刻。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故事应该是在读幼儿园大班时听的,而且只听老师讲过一遍(自己应该从来没有看过,否则印象还要深刻)。但就是听了这么一遍,这个故事就在我的心里了,永远在了——虽然之前我还没有感觉到这个故事的存在,但它就在我的心中——这种感觉真的很甜蜜。想到现在我也一直在给颜颜讲故事,想到将来有一天,颜颜也会感受到这份甜蜜,此时,我感觉更甜蜜,更幸福了。真的,没有人能体会到,故事给我的童年带了什么,那时候,只有故事才会让我这个调皮捣蛋王在课堂上消停一会儿,可以说,我的整个童年留下的就只有几个故事,或者说只有这几个故事给我的童年增添了一抹色彩。如果现在你问我,为什么当老师这么多年来会一直让学生阅读,为什么我会去公园讲故事,为什么现在我会天天给女儿讲故事,为什么我现在会如此地痴迷阅读?我想,这应该是最好的一个注解。故事在我无比苍白的童年中留下了一道无比靓丽的色彩。真的想不到,我会在今天再次重逢童年记忆中的其中一个故事

讲完这个故事,颜颜说还要听《我爱小黑猫》,我知道,因为这个故事中也有一只穿靴子的猫。拿起书,先问颜颜,还记得封面中那几只小鸡的名字吗?颜颜指着封面中的小鸡,说这是卡梅利多,这是卡门,这是小胖墩……她都说对了,我奖励了她几个大大的吻。翻开书,故事正式开始。这次讲的过程中,我没有多做停顿,只是朴素地读下去。当然,说是朴素地读,我觉得更像表演,因为我把故事中的对话读得很好,害怕、生气、霸道、快乐……所以松居 直说:“我们大人在读图画书给孩子听时,我们不应该认为是在给孩子‘读’,而应该认为是在‘讲’故事给孩子听。”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也不再说“读”故事了,而要说“讲”故事 了。讲完故事,问颜颜喜欢哪一只“穿靴子的猫”,颜颜说喜欢《我爱小黑猫》中的穿靴子的猫。这么说当然是有根据的,因为颜颜这个故事听得多,故事理解得深,这只小黑猫已经留在颜颜的心中了。

颜颜去睡觉之前,又看到了《晚安,大猩猩》,说听完这个故事再去睡觉。真拿她没办法,拿起书,再次给她讲起故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