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回首这两年(一)  

2010-12-19 12:00:11|  分类: 教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首这两年

最近在看铁皮鼓老师的《构筑合宜大脑》,他在书中提到:

结构决定功能,专业知识结构的均衡与否,直接决定着教育教学的效果。假如阅读结构严重失衡,则往往会形成专业短板,影响到整体功能发挥。仍以语文老师为例,结构性缺失会导致以下类型的教师出现:一、文青型。这类教师,往往本体性知识特别是文学阅读特别丰富,对文本的感受和解读能力非常强,但人文背景不足,教育学、心理学知识近乎空白。二、理论型。这些教师往往具备一定的理论素养,但因为学科教学毕竟是以本体性知识的传授为主,因此课堂上无法充分发掘知识的魅力,课堂肤浅而表面化。三、启蒙型。这是网络兴起以后催生的一批教师,因而具备比较丰富的人类基本知识,比较关注相对宏观的问题,具有公共知识分子倾向。后来通过网络进一步完成了民主启蒙,然后相当一部分人陷入启蒙情结不能自拔,专业知识(教育学、心理学甚至本体性知识)的匮乏又使之盲目,将专业问题与公共问题混为一谈,热衷于在课堂上灌输所谓的民主政治而不顾专业伦理,愤青气十足。教育本身就含有启蒙性质,甚至教育本身就是启蒙。但启蒙的含义是广泛的,并且应该以启智为核心,即应该培养学生真正的思维能力、批判能力,而不是灌输某种单一的自以为正确的思想。

我读了这部分的内容之后,感慨万千。自己作为一名教了十三年书的小学语文老师,在这三种类型中,到底应该算哪一种语文教师——虽说这三种类型的语文老师都各有缺陷,都不是理想中的语文老师。对照文青型,我可以肯定百分之一百不是,因为自己在人生最适合阅读的一段时间里没有阅读,所以自己对文本的感受和解读能力很没有信心。虽说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也看了一些书,但看得很杂,没有系统,看过的这些书也只看过一遍,从来没有精读过任何一本书。

看看理论型,可以肯定也不是,因为自己从读师范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没有真正看过心理学、教育学的专著,理论水平低得可怜。如果一定要我说出几本根教育教学有点关系的书,那么也只有:《家庭教育》《解放儿童》《朗读手册》《童书非童书》《静悄悄地革命》《叶圣陶教育名篇》《我的教师梦》《中国儿童阅读6人谈》《幸福的种子——亲子共读图画书》《诗意语文——王崧舟语文教育七讲》《梳理课堂窦桂梅课堂捉虫手记》《新时期教师职业道德修养》《玫瑰与教育》《中国教师:专业素质的修炼》《小学语文教学案例一阅读引导》 《教育问题》《破译教育的密码》《窦桂梅与语文教改的三个超越》《爱心与教育》。而在这看过的可怜的几本跟教育教学有关书中,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至少有一半书没有多大价值。虽说也想看几本有点价值的书,但不知道看哪本。即使知道了哪本书有价值,对教师的教育教学的确有帮助,但自己买来看时,却很难看下去,最后只能放下不看。所以以自己的水平,只能看这些自己能看下去的书——虽说价值不大。当然有价值的书也有能看下去的,如《静悄悄的革命》,但那时读这本书出于一种跟风心理,所以看完了就看完了——最多别人聊起这本书时,我可以说声“这书我看过”——没有好好消化、吸收书中的精华,所以这书看了之后,对自己的教育教学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看了也等于白看。

那么启蒙型呢,这个有点难以确定。两年来,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启蒙——开始会思考、会怀疑了,也正因为如此,而让我做人开始有了活着的感觉。发生这一变化,当然得益于一些人的书和一些人的博客。比如钱理群的《我的教师梦——钱理群教育演讲录》,时寒冰的《中国怎么办——当次贷危机改变世界》,梁文道的《常识》,梁卫星的《成人之美》,柏杨的《中国人史纲》,龙应台的《野火集》,野夫的《尘世·挽歌》,高尔泰的《寻找家园》,杂志《读写月报新教育》,还有韩寒、梁卫星、蔡朝阳、范美忠、钱锋(老伯牙)等人的博客。(当然,我的师傅刘发建,这两年来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他对我的影响,我已经写入文章《那时那人 那事》中,发表在2010年第4期《教师博览原创版》。)之所以我把这些书与人一一例举出来,是因为对我产生影响的并不是其中的某一本书,或者是某一个人,而是我例举的所有,我在阅读接触的过程中,这一切慢慢地启蒙了我,开始意识到思考和怀疑对于人生来说是多么重要——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作为教师,直觉告诉我自己的学生也应该学会思考与怀疑。所以我在自己阅读这些人的文章的同时,也把他们的文章带进课堂,与学生分享。慢慢地,时寒冰、韩寒、梁卫星、龙应台、钱锋等等,都成了学生们熟悉的名字。我不知道这些人的文章能带给学生什么,我只想通过这些人的文章,教会学生思考,教会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我不知道这样做,算不算属于启蒙型。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