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思语

(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朱胜阳(颜颜爸爸),小学语文教师,儿童阅读推广人,《中国教师报》“非常教师”,《小学语文教师》“月度人物”,《教师博览》签约作者,绍兴市书香讲师团成员,绍兴市青年教师研究者联盟成员。2009年创办“颜颜爸爸故事会”,走进公园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2014年9月,在“荔枝FM”上创建“颜颜爸爸故事会”网络电台。

网易考拉推荐

当课文遭遇原文  

2009-10-13 23:28:31|  分类: 课堂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课文遭遇原文

——关于《小桥流水人家》的教学思考

浙江省绍兴县柯岩街道永红小学(312030  朱胜阳

散文《小桥流水人家》,是人教版五年级上册“思乡”主题单元的一篇略读课文。作者谢冰莹通过对故乡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好景色的描写,来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怀恋和思念之情。

上完这篇课文后,总感觉学生在认识体会作者的思乡之情方面还有偏差,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一下子又说不上来。于是在课后,我又上网查找与课文相关的一些资料,希望能找到问题的所在。在查找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课文的原文。几遍读下来,感觉原文特别亲切,但与课文比较,原文的好些内容都删掉了。不知学生对课文所表达的思乡之情体会不够深刻,跟删去了这些内容有没有关系?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把原文带进教室读给学生听,想听听他们的感受。

学生们听完原文后,有一部分学生认为我读的原文好。说原文中提到的“吃糖坏牙”的情节特别有趣;说原文听起来特别有味道,有感情,写得具体;有一个学生说听了我读的原文,想起了她的外婆,听我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外婆在跟她聊天……当然也有一部分学生认为课文好,说课文简洁,课文写的内容都是跟课题“小桥流水人家”有关的,而原文还写了好些与课题不相关的事,如“吃糖坏牙”的情节,基本上说课文好的学生都是这个理由。听了学生们的这些感受后,使我不得不再次拿起课文和原文进行对比、细读,看看原文为什么会带给学生这样的感受,看看删改后的课文有没有东西失去。如果有,那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几遍细读下来,感觉被删改后的课文与原文相比,的确失去了很多东西。不但破坏了原文的结构,而且淡化了原文思乡的主题,使课文变得不伦不类,即不像写景,也不像抒情。同时也让作者的思乡之情变得“飘浮”起来,没个着落。即使是一些细节上的细微改动,也使文章失色不少。可以说经过删改后的课文,把对课题的理解简单化、机械化了。

(一)、重要的开头。

课文直接是从“故乡的小溪”说起的,而原文在此之前,还有这样一段话:

我不是心理学家,分析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人,越到老年,便越思念他的故乡。

散文讲究“起承转合”,从文章的结构上讲,这段话属于“起”,是文章的开头。这个开头直接言明这是一篇思乡的文章,后面写的种种景、物、人、事,寄托的都是自己对故乡的思念之情。而且也呼应了文章的结尾(那段日子,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些美好的印像,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使整篇文章结构严谨、完整。

同时,这段看似平淡无奇的开头,细细品味,却能让读者感受到作者那浓浓的、苦苦的思乡之情。作者谢冰莹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她自19488月从上海离开到台湾(家乡是湖南省新化县大同镇谢铎山),从此就再也没有踏上故土(晚年在美国旧金山度过),这一别就是整整五十多年,直到作者去逝。最后,人们按照她“如果我不幸地死在美国,就要火化,然后把骨灰撒在金门大桥下,让太平洋的海水把我飘回去”的遗嘱,将她的骨灰撒入江海,圆了她的还乡之梦。知道了这一点,便知道作者说的“人,越到老年,便越思念他的故乡”是一种什么滋味了,也知道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思念。由此可见,学习这篇课文,感受作者的思乡之情,这段话是最好的切入点。删去了这段话,文章读起来就有点不知所云的味道,而且也不符作者“自然、朴素、坦荡”的散文风格。

(二)、关键的内容。

课文与原文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原文中间还有一大段描写家人和家庭情况的内容:由自家的平房引出乡下良好的治安和乡间人家盖的房子,再引出会理财的母亲,出远门求学的三个哥哥,给学生免费补课的父亲,还有母亲“吃糖坏牙”的劝告等等。而学生们听了之后,对原文的看法存在着分歧,主要就是因为这部分内容。那这部分内容是不是真的像一些学生说得那样有趣味,又是不是像另一些学生说得那样偏离了课题《小桥流水人家》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要看这篇散文主题是什么就可以了。从原文的内容和课文所在的单元不难看出,这篇文章要表达和抒发的是作者怀恋和思念故乡的感情。既然是“思乡”的文章,就我个人以为,思乡之情最终还是应该回到对家人的思念上来的,如果不提及家人,不思念家人,这样的“思乡”就不免有些空洞,有些“漂浮”,没个着落。从这个角度分析,这段内容不但没有偏离文章的主题,反而使文章更加有人情味。让我们看到了作者除了对家乡一草一木、一溪一桥的思念外,还感受到对家人深深的思念。母亲“吃糖坏牙”的劝告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我从小爱吃糖,这是使我到老来天天为牙疼感觉烦恼的起因。“糖是最坏牙齿的,千万不要多吃,小孩子假使不听话,爱吃糖,到了老年,后悔来不及了!”母亲经常警告我,但我一句也听不进,我总以为妈是小气,舍不得给我糖吃。到如今,我的牙快要拔光了,上下都装了假牙,连最爱吃的花生米也不能嚼,除了豆腐、鸡蛋,连煮得不烂的青菜,也不能吃,实在太痛苦了!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作者年老时,无论是吃能嚼的豆腐、鸡蛋,还是吃煮得不烂的青菜,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的话,思念起母亲来。如果把这些内容删去,其实删去的也是作者那浓浓的思念之情(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所以学习课文时,学生对作者的思乡之情感受不深,不到位)。

不但如此,如果删去这些内容,其实也是对课题《小桥流水人家》理解的简单化与机械化。认为课题是“小桥流水人家”,那课文的内容也只要是小桥、流水、人家,除此之外的便可以删去。其实不然。“小桥流水人家”一语出自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这一小令淋漓尽致地道出了漂泊羁旅的游子那凄楚、悲怆的内心世界,能给予游子温暖,暂时抚平内心凄苦的只有“小桥流水人家”。作者做为一个离别家乡五十多年海外游子,此时,家乡的“小桥流水人家”在她眼中,已不再是简单的一些“物象”, 而是作者的“意象”——是作者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的结合的产物,这小桥、流水、人家里面,饱含着、寄托着作者深切的思乡之情。它在说家乡美丽、富有诗意的同时,也道明了自己其实是一个想归故乡而不得的“天涯断肠人”。思乡情之真、意之切可想而知,思乡情之凄、意之苦不言而喻。虽然没有进入文章,但一读题目,作者那浓浓的思乡之情却已经扑面而来。

由此可见,原文的这部分内容不但没有偏离课题,反而是紧紧围绕着课题在述说着自己思念家乡和家人之情。

(三)、有趣的细节。

描写“小溪”的部分,课文是这样写的:

即使天旱,这条小溪也不会干涸。村民平时靠它来灌溉田园,清洗衣物,点缀风景。有时,它只有细细的流泉,从石头缝里穿过。

而原文中却是这样写的:

这条小溪,遇到天旱的时候,它会干涸,平时靠它来灌溉田园,点缀风景,供给大家清洗衣物;可是这时,它无能为力了,只有细细的流泉,从石头缝里穿过。

这两段话最大的不同就是对于“干涸”一词的理解不一样。原文认为,只有溪底的石缝里有细细的流泉,溪面上没有水了,应该称为“干涸”,这样理解不错;课文(编者)认为石缝里还有流泉,应该不算“干涸”,所以说“即使天旱,这条小溪也不会干涸”,这样理解也可以。但真正的问题不在这儿,而是两段话所要表达的意思发生偏差后,从而导致读起来的声音节奏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朱光潜认为:“声音节奏对于文章是第一件要事……必须念着顺口,像谈话一样。”(朱光潜《散文的声音节奏》)由此,我们如果把这两段话大声地读出来,差别就出来了。课文中的一段话,读下去感觉犹如“流水遇阻”,是磕磕碰碰向前“流”;而原文中的这段话读起来却如行动流水。为什么会如此呢?我想主要原因应该在“平时”与“有时”两词在搭配上出了问题。从所要表达的意思上分析,“平时”一词是指“在一般情况下,平常的时候”,那么与此对应的应该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在特别的时候”,而“有时”一词并不具有这层含义。但原文中的“这时”一词,指的就是在“干涸”——这特殊的时候,前后衔接自然,思路清晰,意思通顺,读起来就感觉朗朗上口,节奏流畅。

除此之外,这两段话在表达效果上也大不一样。课文中的那段话,“流水”只是流水,是没有感情色彩的流水——虽然课文前面曾提到柳枝会“画”波纹,水鸟会歌唱,流水会唱和——都是有生命的,有情感的。但原文就不同,这“流水”仍然是有情感的,遇到天旱,它就“无能为力”了。这样写,在呼应前文的同时,也使文章更加生动、富有情趣。从中,作者对故乡景物的喜爱之情可见一斑,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也可见一斑。

带着这些理解,我再次走进课堂。通过比较,学生说:“我喜欢作者的原文,因为原文比课文更能体现出作者思念家乡。”说:“课文太枯燥了,一点事情也没有,只写了一些景物这类的。而原文有乡下人盖房子的事,还写到了‘我’小时候喜欢吃糖等等。读起来很有味道。”说:“原文还写到了我的父亲和母亲。这说明作者很爱她的老家和她的父母。从而也说明作者除了思念家乡外,还十分思念家乡的亲人。”……

学生的感觉太敏锐了,敏锐得让我有些意外。说得虽然没有像我读到的那么细,但至少他们都读出来了。有了这些感觉,我和孩子们再次走进《小桥流水人家》,从课题聊起,聊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聊作者写作的背景,聊作者谢冰莹的散文作品的风格……边读原文边聊,聊着聊着,又读原文的相关段落。课上得不算“精致”,但不管怎么说,通过对原文的深入了解和反复诵读,孩子们对作者的思乡之情和思乡之苦理解得更深了——至少比第一课时要深得多。同时也感受到了作品美丽文字背后作者那苦苦的思乡之情。

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从没有去考虑教材的问题。总觉得教材选的文章都是好的,经典的,传达的都是正确的思想。拿到后也都是当好的文章这样去教学生的。不知不觉之中,就十多年教过去了。也知道许多文章被选做课文时都做了删改,但从没有去考虑过删改前文章是怎样的,删改后又变成怎样了。所以,当有一天突然发现删改后的课文跟原文之间的差距后,有些惊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似乎自己一直在努力搭建的这幢“语文教学”大楼,一下子轰然坍塌,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而且,你越是用功,离语文教学的原点也就越远。

巴金说:“我有200多篇文章储蓄在脑子里面了。虽然我任何一篇都没有好好地研究过,但是这么多的具体的东西至少可以使我明白写文章并非神秘不可思议,它也是有条有理、顺着我们的思路连下来的。”(巴金《写作生活的回顾》)我想,我们拿给学生读的课文是不是应该经典一点,少做一些改动。因为一改动,肯定会对文章原有的结构、节奏等产生影响。如果学生经典的文章读多了,也就知道文章的作法了。因为好的文章读起来真的很亲切,很自然,特别是一些经典的散文,就如作者本人在跟你聊天,在跟你讲关于他的那些故事,那些感受。朱自清的散文如此,丰子恺的散文如此,季羡林的散文亦如此……这也印证了朱光潜所说的一句话:“文学的条件很简单,第一是有话值得说,其实是把话说得恰到好处。有话值得说,内容才充实;说得恰到好处,形式才完美。”(朱光潜《流行文学三弊》)而现在学生的作文问题很大,口头表达跟书面表达严重脱节,这不知跟他们读到的经典作品少有关。

我不知道教材的编者在选择文章、改动原文时,有着怎样的方法、原则与标准。但就这篇文章的改动来看,无疑是失败的。它破坏了原文的整体结构,失去了原文应有的作品风格。既然如此,那么如果做为一个有点语文素养,有点文化自觉意识的语文老师,当发现课文与原文有这样大的差距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附原文:

小桥流水人家

谢冰莹

我不是心理学家,分析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人,越到老年,便越思念他的故乡。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终年潺潺地,环绕着谢铎山的村庄流着。溪的两边,种着几棵垂柳,那长长的柔软的柳枝,随风飘动着。婀娜的舞姿,是那么美,那么自然。有两三枝特别长的,垂在水面上,画着粼粼的波纹。当水鸟站在柳树的腰上歌唱时,流水也唱和着,发出悦耳的声音。

这条小溪,遇到天旱的时候,它会干涸,平时靠它来灌溉田园,点缀风景,供给大家清洗衣物;可是这时,它无能为力了,只有细细的流泉,从石头缝里穿过。我和一群六七岁的小朋友,最喜欢扒开石头,寻找鱼虾、小螃蟹,我们并不是捉来吃,而是养在玻璃瓶里玩儿。

一条小小的木桥,横跨在溪上。我喜欢过桥,更高兴把采来的野花丢在桥下,让流水把它们送到远方。

我的家,距离小桥很近,走路五六分钟就到了。沿着溪岸向东行,还有一座长石桥,那是通到茶山去的。我曾经随着采茶女上山摘过茶叶,我喜欢茶树下面紫色的野花,和金黄色的菌子。至今一看到茶树,脑海里立刻会浮现出当时的情景来。

我爱我的老家,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只有几间矮小的平房,大门正对着马路,白天照例敞开着,乡下的治安良好,直到我长大离开故乡为止,没看见过小偷,也没听说过谢铎山谁家丢了东西。

我出生的那间卧室,光线很暗,地下又潮湿。那时候,在乡间,还没有用钢骨水泥建造房屋的,地下是高低不平的泥土。有钱人家,用红红的火砖盖房子,那是由瓦窑里烧过的;没钱的用土砖,只用黄泥和斩碎的稻草搅和而成;更穷的,只好用茅草、稻杆盖屋顶了,他们连瓦都买不起,怪可怜的。

母亲很会理财,她用父亲每年赚回来的薪水,买了两栋铺面租给人家,还在一家铺子的后面,盖了一座小楼,当作书房。起初父亲在这里教三个哥哥读书,后来他们出远门求学了,只有寒暑假才回来,父亲在新化县立中学担任校长三十多年,放假回家,本来应该休息,可是还有学生来找他补习《左传》《史记》。他不收学费,每到逢年过节,他们就送礼来,这些礼品,包括他们家里养的老母鸡和自制的腊肉、干鱼和买的糖果等等。

我从小爱吃糖,这是使我到老来天天为牙疼感觉烦恼的起因。“糖是最坏牙齿的,千万不要多吃,小孩子假使不听话,爱吃糖,到了老年,后悔来不及了!”母亲经常警告我,但我一句也听不进,我总以为妈是小气,舍不得给我糖吃。到如今,我的牙快要拔光了,上下都装了假牙,连最爱吃的花生米也不能嚼,除了豆腐、鸡蛋,连煮得不烂的青菜,也不能吃,实在太痛苦了!

虽然老家房子是那么矮小,地下又不平,又潮湿,但我非常爱它,因为父亲的书房就在前面,我可以天天去玩。那是一座空气流通,阳光充足,有东南两面大窗的漂亮房子。清晨,可以看到太阳从后山上的树丛里钻出来,夏天,凉爽的清风从南窗里吹进,实在太舒服了!

更美的是,我由东窗,可以望到那条小溪和小桥,还有那几株依依多情的杨柳。

故乡的名字叫谢铎山,所有这里的居民,全都姓谢。村庄有大有小,大的包括五六十户人家,小的只有三四家。男子大多以农为业,女子织布、料理家务,大家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守望相助”的太平生活。那段日子,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些美好的印像,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选自《谢冰莹作品选》)

 

注:

有人说:"她的散文没有一处是矫揉造作咬文嚼字的,也没有一处是吮笔儒墨刻意经营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树叶长在树枝上一样;一切都是那样朴素,你很难找到特别绚烂的词句;一切都是那么坦荡,清澈可爱,一览无遗!如果说冰心的散文以柔见长,那么冰莹的则以柔中带刚取胜,它清新流利、活泼动人,没有一点儿女气。"(《谢冰莹选集·前言》)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